今天是
云顶国际 关于大家 核心业务 公开公示 公众参与 通知公告 资料库 专题专栏 政策法规 投诉举报
您现在的位置:云顶国际  >  红会动态  >  基层动态
基层动态 > 详细
弟弟也走了!这对“轮椅兄弟”还是离开了大家!他们生前的一个决定让人泪奔...
云顶国际:2019-11-4  浏览次数:117次  字号大小:   背景颜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0月30日6时许,

万源石塘乡的熊仕渊,

在达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病房内停止了呼吸。

弥留之际,

他再三嘱咐家人一定要捐献自己的眼角膜和遗体。

而他已去世的哥哥熊仕华,

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11月1日傍晚,记者来到万源石塘乡——熊仕渊的家,这是2008年万源市委市政府在了解到兄弟俩的情况后,为他们申请的50余平米公租房,并将他们一家转为城镇户口,以享受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

“以前出门的时候,我推着大儿子熊仕华,妹妹推着她二哥熊仕渊。现在再也没有机会推他们出去了。”母亲周远朴老泪纵横。

昔日的五口之家,如今只留下身患骨癌、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父亲熊本强,和母亲周远朴、妹妹熊仕琴三人了。

1990年,在石塘乡贺家湾村做“赤脚”医生的熊本强和务农的周远朴在老房子里迎来了他们第一个儿子熊仕华,1993年,第二个儿子熊仕渊也降生了,一家人虽然清贫但却有着自己的小确幸。然而这样平凡的幸福只持续到1996年。

“孙子最近怎么老是摔倒?”1996年的一天,爷爷提出了疑问。熊本强夫妻也发现,大儿子熊仕华一天摔倒10多次。刚开始以为是营养不良,吃了一些钙片和补品,几个月后,熊仕华双腿发软,走路吃力,熊本强夫妻带其求医问药,医生也只说是“怪病”无能为力。从6岁起,熊仕华每天上学就靠着家人背。小学四年级的一天,熊仕华高烧后,再也无法站立彻底瘫痪。就在这时,弟弟熊仕渊也出现了双腿发软等和哥哥相似状况。

为了方便上学,一家人搬到了白沙镇租住,父亲熊本强四处打临工,母亲周远朴则捡拾垃圾维持生活。熊仕渊靠家人背着上小学,熊仕华休学看病3年后却没有任何起色。

周远朴决定让孩子继续上学,休学3年的熊仕华与熊仕渊成了同班同学。小学毕业后,熊仕华行走能力急剧退化,初中二年级彻底瘫痪。周远朴向当地残联申请了轮椅,两兄弟从此成了“轮椅兄弟”。

两兄弟荣获奖学金   

“妈妈,你帮我翻身一下吗。”

“妈妈,我也需要翻身一下。”

两兄弟瘫痪后,上肢功能也急剧退化,不能自主翻身,每天晚上母亲周远朴都要不停为两兄弟翻身,以免长褥疮。

2004年,两兄弟到华西医院检查,最终得出结论患有“假肥大型肌营养不良”遗传性疾病。同年,妹妹熊仕琴出生了,幸运的是妹妹没有遗传该病。

(2008年,两兄弟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万源中学就读,学校免除了学杂费,腾出上课教室的隔壁教室让他们一家人全部住进去,学校师生组成“互助小组”帮助两兄弟日常生活。“考上大学,自强自立,回报帮助过大家的爱心人士和社会。”两兄弟有了共同的梦想。)

就在他们以为上天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的时候,厄运再次降临了。

父亲熊本强患上了骨癌,彻底丧失劳动力,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周远朴的肩头。了解到他们的情况,万源市委、市政府为一家人申请了低保和公租房。“互助小组”的同学还经常收集废品给他们卖钱补贴生活。

2011年7月,”轮椅兄弟”分别以优异的成绩被成都中医药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录取。因为情况特殊,熊仕渊申请了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的网络授课和走读,跟随哥哥一起到了成都中医药大学。

哥哥去世后捐献遗体眼角膜

就在哥哥熊仕华忙着开学报到时,父亲熊本强的病情再度恶化,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成都中医药大学温江校区特安排一间教职工宿舍给这个五口之家。

大学校园面积大,上课没有固定教室,教学楼没有电梯,坐在轮椅上的熊仕华上下课又成了问题。他所在的班级师生组织“帮扶小组”每组4人轮流负责接送熊仕华,从职工宿舍抬下楼推到教学楼后再抬上教室。

大学期间,师生组成“互帮小组”送熊仕华上课

2014年夏天,两兄弟毕业了,哥哥熊仕华联系暑假实习后积极备考研究生,熊仕渊开始工作。一切都似乎越来越好,充满希翼。

然而,灾祸再次降临,2014年7月5日一早,母亲发现熊仕华休克,确诊为脑梗塞引起的突发性脑溢血,熊仕华所在学校积极为其募捐4万余元维持治疗。

周远朴告诉记者,儿子熊仕华在深度昏迷前告诉她:“妈妈,人就算活100岁最终都将离开世界,你不要难过。我将来走了,你就把我的遗体捐出,也转告社会关心大家的爱心人士,请他们原谅我,不能为社会做贡献了,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回报社会。”

因为捐赠需要做检查,深度昏迷的熊仕华转院到四川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每日5000元的治疗费,令这个家陷入绝境。万源市有关部门和爱心人士为其募捐了13万余元,来自社会的关爱支撑着熊仕华……

2015年5月28日,哥哥熊仕华去世,当晚捐献了眼角膜和遗体。

妹妹作为家属填写眼角膜捐献登记表

大哥去世后,熊仕渊一家人回到了万源老家。2017年,妹妹熊仕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万源中学。

“他特别懂事,因为不能走,他将工作搬到了家里,平时为学生补课,初、高中都教,每天备课到凌晨。来这补课的学生一般几个月成绩就能提上去,补课的学生达到1000余人次。家里日常开销,全靠低保和他的补课费。”母亲周远朴说。

熊仕渊在家备课

10月27日,熊仕渊高烧一病不起,送往万源市中心医院救治,却因多种并发症接踵而来,当晚转院至达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我可能快走了……请一定要把我的遗体捐出去供医学研究,希翼以后不会再有人得这个怪病,请所有关心过大家的爱心人士原谅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回报社会。一定要让妹妹读完大学,回报社会……”10月29日下午,在达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病房内,突然清醒的熊仕渊拉着妹妹的手,看着母亲周远朴说了这样的话。

家人马上联系达州市红十字会表达了捐献意愿,红十字会工作人员29日赶到医院进行探望,协调捐献事宜。

经过4次抢救,30日6时许,熊仕渊停止了呼吸。

30日上午,在达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大楼内,熊仕渊的告别仪式在一片肃穆中进行。按照遗愿,他的眼角膜将帮助角膜病变患者重见光明,他的躯体将奉献给达职院的临床医学教学研究事业。

告别仪式后,成都爱迪眼科医务人员进行了眼角膜采集、储存等工作,达职院接收了遗体。

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聂立超先容,此次捐献是市红十字会2019年参与协调见证,且在本市实现捐献的第4例遗体捐献,第2例眼角膜捐献。成都爱迪眼科医务人员先容,此次采集的眼角膜,将在保存液中储存,根据检测情况最多可以救助4位眼疾患者。

“家里欠着叔叔伯伯20余万元。我会好好学习,考上高中、大学,会勤工俭学,担负起照顾这个家的责任,以后我会还清欠下的每一笔欠款,回报社会,回报爱心人士,来感谢大家对大家的帮助。”今年15岁的妹妹熊仕琴说道。

“现在没有轮椅可以推了,现在唯一的打算就是尽全力供仕琴上学。”周远朴告诉记者,她现在种有庄稼,平时还捡拾废品,不给社会再添负担。

公开公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